2013年7月20日

柯林尼可斯(Alex Callinicos)《幻想之篝火》(Bonfire of Illusions)書評

「要求拋棄對自己處境的幻想,也就是拋棄那需要幻想的處境。」
馬克思《〈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

柯 林尼可斯( Alex Callinicos)這名字,在當今左翼思想界,相信毋須再多作介紹。這位英國當代著名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現任教於英國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歐洲研究系,過去出版過不少有關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著作,當中有些已分別於中國及台灣被翻譯成中文。

柯 林尼可斯最近期的著作,是2010年推出的《幻想之篝火》(Bonfire of Illusions),此書探討及分析2007-8年發生的全球金融危機,揭示資本主義的固有危機。作者在前言開宗明義,本書目的要說明這場金融危機的根 源,就是發達資本主義經濟體系過去幾十年來長期不能解決的過度積累與利潤率下降的問題。

書名《幻想之篝火》,來自馬 克思在《〈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的其中一句名言﹕「要求拋棄對自己處境的幻想,也就是拋棄那需要幻想的處境。」什麼是需要拋棄的幻想的處境(或狀 況)?就是資本主義目前的這場金融危機,在美國、英國及歐元區各政府大力挹注銀行金融體系,以及繼續加大力度削減社會保障情況下,人們普遍相信這場危機已 成過去。作者就是要對這種幻想的物質條件加以批判及揭示其荒謬性,換言之,要求讀者認清資本主義的危機一直存在。

作者從兩大範疇著手分析這場資本主義的危機,一個是金融化的問題,第二是地緣政治的帝國理論,而這兩者又如何相互關連呢?

首 先在引論部份,作者指出2008年9月美國雷曼兄弟公司倒閉,以及在同一年8月俄羅斯與親美的格魯吉亞(台灣譯作喬治亞)的戰爭,這兩個事件可以理解為一 個歷史進程的轉捩點。前者引發資本主義自19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大的金融危機;後者代表後冷戰年代格局的結束。但兩者都標誌美國霸權的明顯減弱或甚至衰 敗。

作者在第一部份「威信掃地的金融」(Finance Humbled),概括近年理論界(主要是左翼學者)討論金融化問題的三種說法,以及對金融危機的不同解釋。作者自己從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學視野分析資本主義的內在矛盾,以此理解金融化和金融危機。

有 關何謂金融化的問題,第一種講法是認為金融——具體以銀行的形態——在經濟上成為主導力量(24頁)。而第二種是認為金融在經濟上日益具有自主地位,這歸 功於金融市場參與者的激增或擴散,主要是指影子銀行——包括對沖基金、私募基金和結構性投資工具等(26-27頁)。第三種是在金融市場更廣泛層面的各施 動者(Agents)的整合,包括銀行、影子銀行、各種資本企業以及甚至工人階級家庭(29頁)。

作者綜合以上三種 對金融化的定義,金融化意味著是金融部門的更大自主性、金融機構和工具的激增以及金融市場更廣泛層面的各種經濟施動者的整合。但問題就是金融的重要性越 大,它就越引發整體經濟的不穩定(34-35頁)。我們該如何理解金融化的不穩定性質?作者分別探討閔斯基(Hyman Minsky)、哈耶克(F.A.Hayke)和哈維(DavidHarvey)他們三人對這方面所提供的理論資源。

作 者認為激進的凱恩斯主義者閔斯基,在這方面提出非常重要的見解。閔斯基指出「不穩定性是資本主義固有的和不可避免的缺陷」,問題是閔斯基不能將這種資本主 義的不穩定性深入地聯繫到更廣泛層面的資本主義的經濟關係(41頁)。新自由主義之父哈耶克卻將這種不穩定連繫到資本主義的信貸問題,認為信貸導向帶動經 濟擴張從而產生不穩定的景氣,當然他一貫反對國家介入以防止隨之而來的經濟危機(44頁)。

第三種對金融危機的解 釋,就是哈維在他的經典著作《資本的限制》(The Limit of Capital),裡闡發對馬克思《資本論》的分析。哈維抓緊馬克思提出的「利潤率下降」構成資本主義危機形成的概念,作為第一道「切入口」。第二道「切 入口」就是將金融現象聯繫資本主義生產的動力的關係來作解釋(47頁)。作者借助哈維的洞見,進而提出自己的看法,對於目前的金融危機,作者強調由金融體系開始的危機,不代表產生的根源也在哪裡(50頁)。它不單只是如凱恩斯和閔斯基提出「金融市場的功能障礙」,更是反映資本積累過程的更為深層的矛盾。因此,作者從三方面分析目前的金融危機。過度積累和利潤率下降的長期危機;全球金融制度長期以來的不穩定和結構上的不平衡;日益倚賴信貸泡沫維持經濟發展(50頁)。

本 書第二部份,「帝國的局限」(Empire Confined)從金融危機以及俄羅斯與格魯吉亞的戰爭,探討「國家與資本」的關係。作者論點是金融危機和受影響的各國政府其後一系列的救市措施,象徵 著「資本」(銀行等金融機構)最終需要「國家」出手幫忙,這正是削弱人們認為新自由主義世界裡國家的角色越來越無關重要的論據。不過,個人認為作者這個論 點卻有些單薄。因為當金融危機爆發,國家的一系列出手救市措拖令到市場恢復正常運作之後,國家又再次「退場」。或者因為這個矛盾現象,作者其後於《劍橋經 濟雜誌》(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發表〈緊縮政策的矛盾〉(Contradictions of austerity)一文,對這兩者錯綜複雜的關係作更細緻及具說服力的補充【註1】。

至於俄羅斯與格魯吉亞的戰 爭,作者認為這場戰爭有力阻止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軍事組織(NATO)向東歐及中歐擴張的企圖。可惜的是,作者在這問題所花的筆墨相比第一部份論述金融危機 為少(甚至是不平衡),尤其難以達到如作者原先的目的(或者因為作者過高估計這場戰爭),從地緣政治學上帶出它與美國霸權進一步衰弱的關係。甚至,作者還 企圖將此事件再扣連到中國崛起與美國霸權的兩者關係,更顯得有些牽強。

結論部份,作者提出需要對資本主義(「自由世 界」)作出制度上的變革,才能避免繼續出現類似的危機。至於另類的出路,作者提出他過去著作《反資本主義宣言》(Anti-Capitalist Manifesto)內的「民主規劃」(Democratic planning)以及「普及的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140-141頁)等的過度綱領【註2】。

雖然本書第二部份,如上所述,有些美中不足。但是,任何讀者希望認真了解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學,它是如何解釋及分析目前這場金融危機,甚至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問題,這仍是一本不錯的入門書。

【註1】
見《劍橋經濟雜誌》(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第36卷,第1期,2012年1月。
筆者的譯文連結﹕http://ma-petite-taverne.blogspot.fr/2013_01_01_archive.html


【註2】
見中國的世紀出版集團和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的中譯本,相關部份的網頁連結﹕
http://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an-anti-capitalist-manifesto2003/05.htm#4

同書中譯本將Universal basic income譯為「統一的基本收入」。筆者認為譯為「普及的基本收入」較為合適。
http://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an-anti-capitalist-manifesto2003/05.htm#5

Alex Callinicos
Bonfire of Illusions: The Twin Crises of the Liberal World
Polity Press, Cambridge,2010.

2013年7月1日

訪問希臘左翼反資聯盟(Antarsya)兩位組織者

前言及背景


希臘自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及之後飽受「三駕馬車」(Troika,即國際貨幣基金會、歐盟及歐洲央行)主導的緊縮政策蹂躪,希臘社會正經歷一場前未有的嚴重危機。但這三年來,希臘人民反對緊縮政策的鬥爭,也從沒止息,而且越來越激烈。筆者另一篇報導希臘國營電視廣播公司(下稱ERT)員工反關閉ERT的鬥爭便可見一斑。


此次希臘之行,行程比較匆忙,只能聯絡上兩個左翼團體,與他們的組織者分別作了訪談。一個是左翼重組(Left Recomposition),另一個是英國社會主義工人黨的姊妹組織希臘社會主義工人黨(Socialist Worker’s Party 下稱SEK)。兩個團體都是左翼反資合作及推翻資本主義(Anticapitalist Left Cooperation for the Overthrow 英文簡稱Antarsya,下稱左翼反資聯盟)的重要核心成員團體。

左翼反資聯盟(Antarsya),主要由十個左翼團體於2009年組成。左翼反資聯盟政治綱領著重以工人權利回應經濟危機,包括立法禁止裁員、最低工資每月1,400歐元,每週工時35小時(在不削減工資情況下),銀行收歸國有,立法保障外來移民權利,以及反新納粹主義和種族主義運動等等。左翼反資聯盟主要在工作場所和社區做動員群眾的工作,但亦有參與國會和地方議會選舉。

這裡順帶介紹希臘目前在政治上有影響力的另一團體激進左翼聯盟黨(Syriza),全名為激進左翼聯合統一社會陣線(Coalition of the Radical Left--Unitary Social Front,英文簡稱Syriza),也是由不同的左翼團體和個人組成,但它以單一政黨註冊。激進左翼聯盟黨自2012年國會大選後,躍升國會得票第二大黨。而激進左翼聯盟黨的領導人物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是希臘當今的政治紅人。

以下訪談,分別是左翼重組的組織者帕納約蒂斯(Panagiotis Sortiris)和SEK的報紙編輯奈克塔里斯(NektariosDargakis)的綜合整理而成。帕納約蒂斯正職是大學社會學講師,同時也是左翼反資聯盟的現任聯絡人。



照片中間為左翼反資聯盟(Antarsya)聯絡人帕納約蒂斯(Panagiotis Sortiris) 

希臘經歷2008年的金融危機以及之後Troika主導的緊縮政策,社會情況如何?


帕納約蒂斯﹕希臘自2008年的金融危機,實行緊縮政策三年多以來,社會正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深重危機。

在經濟方面,國民生產總值GDP急劇負增長,失業率接近三成,16至25歲的青年失業率更高達六成多,工人工資平均被削減三成。

在社會方面,自殺率、犯罪率及無家可歸人數等都急速上升。


在政治方面,除了政局混亂及不穩外,政府為了貫徹Troika的緊縮政策,反民主及獨裁傾向日益嚴重,很多政策毋須經過民主討論程序便單方面推行。對於工會的罷工,運用緊急法令打擊取締。


2012年國會選舉後組成的三黨執政聯盟的政治取態如何?


帕納約蒂斯﹕2012年國會選舉後三黨組成的執政聯盟——新民主黨(New Democracy)、泛希臘社會運動黨(PASOK)及民主左派(DIMAR),只是脆弱的「多數」。當中,主導希臘政治的傳統兩大政黨新民主黨及泛希臘社會運動黨的得票率均下跌,而整體投票率亦下跌。

雖然執政聯盟處於弱勢,但對於推行緊縮政策卻極具好鬥精神,雷厲風行。當中,尤以新民主黨被視為推行Troika緊縮政策的急先鋒。對工會發起的罷工,都會強硬對付,毫不手軟。如今年初運用緊急法令禁止地鐵工人罷工,以及5月又阻止教師罷工等。


這次希臘廣播電視台ERT被關閉事件的意義如何?


帕納約蒂斯﹕執政聯盟關閉ERT(其實主要是新民主黨策劃的),激起ERT員工及民眾的強烈反抗,社會輿論普遍反對關閉ERT,這項不得民心倒行逆施的政策,令到執政聯盟處於孤立境地,聯盟內部也因此產生嚴重分歧。

關閉ERT激起的社會迴響以及民眾的動員,完全是執政聯盟或新民主黨當初始料不及,ERT員工佔領總部繼續自行廣播運作,政府不敢派出軍警強制清場,避免引發更大規模的社會衝擊。工會發動過一次一天式的聲援大罷工,但只止於此。


我們左翼反資聯盟是全力支持ERT員工的鬥爭及佔領,動員民眾到ERT總部聲援及集會。這次反關閉ERT的鬥爭,可說是為過去幾年來希臘民眾反緊縮鬥爭重新注入新的動力,打擊執政聯盟推行緊縮政策的氣焰。


(註﹕有關ERT員工的鬥爭,可參考筆者另一篇訪問ERT員工的報導。)


可否談談,左翼反資聯盟(Antarsya)與激進左翼聯盟黨(Syriza)的分別?大家有否合作的機會?


帕納約蒂斯﹕基本上,左翼反資聯盟的工作主要是街頭和工作場所的群眾動員工作。我們政治綱領著重以工人權利回應經濟危機,以及如何與現存制度有一種決裂。


而激進左翼聯盟黨(Syriza)雖然有主張反新自由主義的政綱,以及反對緊縮政策。不過,他們著重在議會的選舉工作層面,多於動員群眾的鬥爭工作。

去年選舉當時大家的明顯分別,激進左翼聯盟黨提出留在歐元區,但是我們左翼反資聯盟是主張退出歐元區以及銀行國有化,這些都是激進左翼聯盟黨不敢提出的。

談到合作,應該機會不大。坦白說,激進左翼聯盟黨已經越來越右傾。因為他們的選舉得票日漸增多,現在只想等待時機成為執政黨。就以今次反關閉ERT的鬥爭,激進左翼聯盟黨都不敢提出大罷工的鬥爭。而且,他們將自己包裝成(尤其要說服Troika)即使他們上台,也不會為希臘帶來激烈的改變。


未來希臘民眾反緊縮的鬥爭形勢怎樣?

帕納約蒂斯﹕這次反關閉ERT的鬥爭,是民眾反緊縮政策鬥爭的一個重要分水嶺,重新鼓動民眾的鬥爭熱情。

我估計執政聯盟因這次ERT事件而出現內部的分歧,可能短期內會舉行國會選舉,政治形勢會更加動盪。

(註﹕訪問後不久,民主左派退出執政聯盟。)

社會的變革形勢是存在的。問題是我們如何將社會矛盾提供的時機,打開一個徹底改變的空間,推動和串連民眾的鬥爭要與現存制度或秩序作出徹底決裂。


照片左邊為希臘社會主義工人黨(SEK)的報紙編輯奈克塔里斯(Nektarios Dargakis)。SEK也是左翼反資聯盟成員團體。 

工會對緊縮政策的回應如何?

奈克塔里斯﹕工會領導——希臘共產黨在工會仍在一定勢力——對於反緊縮政策的鬥爭,雖然原則上仍是支持的,但流露宿命和悲觀情緒,表示即使再發動大罷工也不能改變緊縮政策,因為可以做的都已做了。


但工會在今年初也正式發動一天的大罷工,以及為今次ERT事件發動的罷工。因為工會領導面對基層會員日益的不滿以及鬥爭情緒,某程度要作出回應。但我們左翼反資聯盟認為一天式的罷工當然不足夠,工會需要發動更堅決的鬥爭。


新納粹主義組織金色黎明黨(Golden Dawn)興起原因為何,以及左翼團體如何面對?

奈克塔里斯﹕去年選舉,新納粹主義金色黎明黨的冒起,是個非常嚴重的社會警號。他們發動對外來移民的暴力攻擊甚至謀殺,令人震驚。但同時要了解,政府為轉移經濟危機問題,過去將矛頭不斷指向外來移民的種族主義,宣揚大國族主義,打擊工會罷工權利等等,間接助長這股極右新納綷主義勢力的興起。

但同時去年由不同革命左翼團體推動及成立「反種族及法西斯主義威脅運動陣線」(Movement Against Racism and the Fascist Threat ,KEERFA)的聯合陣線,希望團結工人階級、各工會及政黨,共同反擊新納粹主義和種族主義。


運動目標是要在各社區層面,孤立新納粹、法西斯主義及種族主義者,以及組織移工和少數族裔移民,捍衛他們的權益。今年10月更會舉辦大型的反法西斯主義節。